房子要換?工作要變?家庭要亂?
日期:2018-06-06 瀏覽

  2015年,“全面二孩”政策實施。雖然有了政策的支持,但無論是生了二孩的還是正懷二孩的,很多媽媽們仍然焦慮不減,她們焦慮什么?

  二孩媽媽的日常

  抱著二寶喂奶,大寶在一旁吃醋:“媽媽,你用雙手抱抱我,你都好久沒抱我了”;到了晚上,好不容易把娃哄睡,自己剛閉眼睛,娃一翻身馬上要給娃蓋被子,又醒了,睡睡醒醒天亮了又要趕著去上班;生完二娃,突然發現家里一下子擁擠了,房子換還是不換?回到職場,自己原來的位置換了人了……以上狀況看上去就令人十分頭痛,卻是很多二孩媽媽不得不面對的日常。

  秦海紅(化名)今年34歲,是一名律師,經濟情況尚可,大孩5歲。2016年12月,秦海紅生下了老二。女兒的到來,給家里帶來不少歡笑,可秦海紅的感受卻是“生活全亂了。”懷孕讓她胖了30多斤,卻沒時間沒精力減肥。

  生二孩遠不止多一個人那么簡單。對于二孩,需要付出更多精力去觀察、照料日常,看是否有不舒服的地方。而大孩在二孩出生之后,進入一個心理“相對退化期”,通過啼哭、吵鬧博取大人的注意力。這個時候媽媽需要對大孩進行更多心理層面的輔導,讓他學會分享。而秦海紅工作忙碌,經常需要出差加班,知道卻做不到,這令她倍感焦慮。

  休完產假的二孩媽媽云會(化名)回到公司,突然發現部門項目做決策很少叫她參與了。而在生二孩以前,管理人員開會談事、做項目都會叫上她。被邊緣化之后,出差少了,補貼也少了。“養家的擔子突然就變重了。”云會苦笑著說。

  方方面面的壓力帶來焦慮

  二胎孕婦謝萍因為懷孕激素分泌變化,導致情緒不太穩定。

  “有時候我老公說句‘你怎么當媽的,連孩子都管不好’,我立馬就要炸。”謝萍希望老公能多給她一點支持和認可。

  對于雙職工家庭來說,誰看孩子也是個令人頭痛的大問題。對于云會來說,現在家里有老人幫忙帶小孩,給了她莫大的支持。但是令她擔心的是老人歲數大了,身體也不好,一旦生病,孩子就只能去姑姑、舅舅家“打游擊”。

  到年齡上幼兒園更是個頭疼的難題。對于工薪階層來說,養育兩個孩子的壓力不小。公立幼兒園價格便宜,可學位有限,云會家的二寶將來只能上價格數千元的私立幼兒園。

  半月談記者采訪了解到,二孩給很多家庭帶去了歡樂和希望。大部分媽媽能擁有積極的心態,但也因一些新情況、新問題,普遍面臨隱形的壓力和焦慮。

  緩解焦慮亟須多管齊下

  半月談記者在采訪中發現,也有不少戰勝了“二孩焦慮”的媽媽。有的媽媽利用生育二孩的備孕時間修煉自身,有的辭職考博士,讓自己之后以更好的面貌復出,有的發現了兒童領域的商機,自主創業。

  除了個人調整心態,修煉自身,不少專家呼吁營造更良好的社會環境,為二孩媽媽提供支持。

  廣州市人大代表楊海燕連續幾年關注二孩媽媽的保障與心理健康問題。她建議,每年衛計、婦聯等部門能牽頭,提供給二孩媽媽免費心理評估和咨詢活動;成立二孩媽媽互助團體,定期策劃交流活動,讓二孩媽媽在心理疏導方面能夠尋求到專業的服務;在女性生育前,相關機構應開設家庭教育等方面的課程。

  廣州市政協委員曹志偉對目前女性就業環境感到擔憂。曹志偉認為,隨著“全面二孩”政策放開,為營造女性公平就業環境以及加強學前教育更為迫切。他建議,加強對女職工多的單位的政策扶持,降低企業負擔,營造女性公平就業環境。

  不少媽媽呼吁提升當前托幼機構的數量和質量。專家建議,增加公辦園比例,并探索實踐0至3歲托幼機構開辦方式,釋放家庭勞動力。同時,提升學前教育專任老師薪酬,吸納和留住學前教育優秀老師。

江苏快三预测百分百中